西安理工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开放注册)
搜索
查看: 3649|回复: 0

[其它] 四川绵阳三汇公司董事长曾建斌一案被权势集团拔高凑数栽赃陷害(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1-7 10: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川绵阳三汇(集团)公司董事长曾建斌“涉黒悪”一案
  
  被权势和利益集团代言人拔高、凑数、栽赃陷害
  
  办案人员道出真相:很多罪状真的都是编造设计出来的
  
  一篇篇悪意捏造事实的网络造谣文章是误导了司法机关?还是被别有用心的权力机关有蓄谋地“当枪使”?
  
  两年前,网络上[绵阳惊现最强套路贷,多家企业被连环套]、[曾建斌家族实施“套路贷”涉黒涉悪非法占有数十家企业土地及财产]等文章开始大批量地在绵阳的圈子被转发,把绵阳三汇(集团)公司的董事长曾建斌推到了风口浪尖上。那时,作为记者的我就开始跟踪关注此事。本想报道“套路贷”这个热点话题。
  
  那个时候记者就通过了很多当地政界、商界的朋友了解此事的详细情况。记者获知:三汇曾建斌原来是被几个绵阳当地的老赖(何玉廷、杜从贵、曾兴成、代云洪等)给算计了,死皮赖脸地借钱,借了又借,反复失信,各种想办法拖欠。曾建斌是一把经商的好手,只是过于精打细算而已,重信誉的他为了降低损失,尽量盘活被套的出借资金,才被迫通过合法的手段接收相应的有众多遗留问题的资产。
  
  令记者记忆犹新的是,一位政府部门的朋友的一段话:“这几个老赖应该是有政法系统内部高人指点,有组织有预谋,在利用当下‘套路贷和扫黒除悪’的运动去整老曾,想赖账呗。很多民营企业家容易被误伤,老曾精打细算,单打独斗,没有保护伞庇护,就怕他的资产被盯上,那就是欲加之罪、百口莫辩了。”
  
  两年后,我的这位朋友的话得到了应验。一个诚信经营了30年的民营企业家在意料之中却又在意料之外地成了“欺压百姓、称霸一方的黒悪势力”。涉案人员的家属找过我很多次,希望能够得到我的帮助,他们只想要一个公道。那个时候,我很矛盾,很多朋友都劝我不要触碰如此敏感的事情,但我的内心是渴望真相的。
  
  尤其是在网上看到绵阳市宫安局分别两次针对“曾建斌等人涉黒涉悪”向社会公开征集线索时。更令记者感到惊讶的是:2022年10月9日网上公布的绵阳原粮食局的局长都能被硬扣上“黒悪势力保护伞”时,记者的内心完全无法平静。
  
  我的发小(下文统称“圈哥”)是“曾建斌案件”专案组的成员。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我有意无意地获取了许多的信息(基于圈哥的职业,所有信息都与具体案情无关)。
  
  记者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还原事实的真相。但记者知道,这是百姓对事实和真相的渴望,更准确地说,是对曾建斌等人的遭遇的气愤与不平,以及对本案幕后推手如何巧立名目、翻云覆雨的好奇。
  
  我没有整理,只是真实地记录圈哥他们的一字一句:
  
  “罪行大多是编造设计出来的,要弄成黒,就必须要组合一些常规罪名,尤其是要有撑得起的重罪,领导逼着我们去弄证据。”
  
  “还是老一套,从下面人员入手,尤其是离职的人,反正又不抓他们,让他们乱咬,曾和他们公司的高管认不认都不重要,反正又没录音录像的!”
  
  “老曾这个事情2021年10月立的案,立案之前就定了调,务必做成重大套路贷犯罪的新型黒社会性质组织,他们公司几十亿的资产全部收完。”
  
  “我们专案组四十多个人,办案经费保够,油费电话费尽报,每天像驴拉磨一样,没日没夜地往这个早就画好大小的圈圈里面装事情,装到领导满意为止。我们办案办得想吐了!”
  
  “哎,这个才恼火哟,不晓得领导还要安啥子罪名哟,我们咋个找东西装嘛!”
  
  “口供记录要注意哦,对定调不利的尽量不记,有些证据也不要入卷宗。”
  
  “2021年11月份抓的人,一直觉得证据不足,30年的一个企业,违规、税务上的问题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但是,这次领导说了,要上纲上线地倒查30年,必须做成涉黒。”
  
  “管他啥子追溯时效、治安事件、和解事件,一律靠上去。”
  
  “我们在侦查的时候,政法委就给法院及执行局开会提前安排梳理曾建斌及家属和其他涉案人员的资产。”
  
  
  
  “经过我们长时间仔细调查,确实老曾的小额贷款公司没有什么犯罪事实,但是,我确实觉得奇怪,领导一再强调,何玉廷的案子一定要仔细分析,慎重对待。下面人多聪明,直接把那些所谓的受害者再按要求完成一次口供,再把对何玉廷不利的口供剔除就行了。反正只有口供,少有物证,想咋弄咋弄。”
  
  “嘿,明明是老曾给老何借钱,就算所有人都知道老曾讲诚信,老何是无赖,但是还是硬生生地整成老曾诈骗老何的案子!真的是脑洞大开!”
  
  
  
  “其实,刚进这个专案组时,是很兴奋的,谁不想办大案,弄好了立个功什么的都是正常的事,可是,入专案组不久就觉得事情不对劲,先是觉得这案子很蹊跷,异常神秘,高度保密,人人听闻色变,极不寻常,一定有领导在背后图些什么。办案人员很多时候针对抵到告老曾的那个带头老赖何玉廷反复调查了很多次都不能达到领导想要的结果,有部分人员就被替换了。我们被提醒了好多次,千万不要落人口实,至少表面上要合规合法。你不知道,那些材料做得,故事编得脑壳痛?口供做得面目全非。检察院的领导天天扎到我们办案的地方坐镇指挥,我也不知道到底背后的推手究竟有多大,几次想回原单位,但是……”
  
  “其实我们有很多同事都找各种借口离开专案组,良心过不去是一回事,假的总有一天会被拆穿,谁都害怕替领导和何玉廷背黒锅?”
  
  记者弱弱地问过圈哥,难道绵阳就没有真正的称霸一方,欺压百姓的黒社会了吗?硬要把老曾推出去充数?
  
  圈哥和他的一个哥们是这样回答我的:
  
  “绵阳本地人哪有不知道的,真正的黒社会,哪个去抓?一抓背后扯出一群公检法的保护伞,个个都是利益勾结,盘根错节,你以为像老曾,定个粮食局局长或者啥子自规局的领导就可以了事?那不晓得绵阳的政法系统要发生好大的地震。再说了,都知道何玉廷就是老赖,嘴巴里没有真话、到处招摇撞骗,贼喊捉贼,那又如何,谁叫人家背后有大靠山,哪个敢不帮他?”
  
  “事情到了今天,当初的预感是对的。以前我也办过真正涉黒涉悪的案件,真的不是这样的,每个人都不一样。”
  
  ……
  
  这个何玉廷到底是怎样的能人异士?能号令这么多专案人员为他办案?能让领导对他这么千依百顺?能召集联合这么多老赖听他使唤?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盘根错节、根深蒂固的关系网?能这样轻而易举还明目张胆地整倒一个民营企业。
  
  
  
  记者认为,这个人应该才是本案的关键。于是查询了关于何玉廷的信息:个人征信不良,企业诚信极低,银行负债率奇高,资本倒腾明显。
  
  最让人震惊的是,就这样一个企业,在2022年6月9日,由绵阳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荣全主持的“优化营商环境面对面”涉法涉诉专题座谈会上,能当着政法各机关一把手的面,公开叫嚣不还钱就能拿回股权,让政法各一把手为其站台。再结合“曾建斌涉黒案”的种种不公,似乎一切都隐约透露出了端倪,答案若隐若现。
  
  记者将获得的信息一一梳理成型,凭着多年的职业经验和阅历,对本案的办案手法,总感觉似曾相识,又对不上号,百思不得其解。于是翻阅近年来的涉黒大案,惊讶发现,“曾建斌涉黒案”的打造手法与孙力军政治团伙所制造冤假错案的手法极其相似。
  
  如此,不得不让当地的百姓们胆战心惊,难道孙力军团伙的残余势力并未彻底清除?他们悄悄地在绵阳这座科技之城滋生、扎根,仍施展着惊人能量,达到不可告人的政治经济目的?
  
  这不仅严重削弱了政法机关的公信力,而且践踏了社会公平正义的底线,还残害人民的利益,动摇党的执政根基,影响党和国家的政治安全,必须将政法余毒坚决清除。
  
  一个冤案毁了一个人的一生,那些制造冤案的人每吃一顿饭前都该好好看看上面的人血。
  
  面对权力的不公,很多人都选择沉默,于是更加助长了坏人的嚣张气焰。鲁迅先生说:一个人的沉默,叫“思考”,一群人的沉默,叫“冷漠”,所有人的沉默,叫“黒暗”。不要以为你的声音,无关紧要,每一个人都发声,世界就会得到光明。”
  
  当所有人在面对不公之时,最起码应该质问为什么?并让这种敢于勇于质疑成为一种习惯,一种常态!看着别人遭殃不闻不问,不管不顾,只知道捂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可是,当不幸灾难降临到自己头上时,立马哭天抹泪,大呼冤枉,期盼他人相助!这种人,最是可怜,却也最可悪!
  
  “今日不为他们鸣不平,明日何人为我诉不公?”
  
  所以,希望每个人都能够,坚持正义,守住良知,敢于说真话,为这个世界更加阳光美丽而努力!(记者晓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开放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jtche.com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西安理工大学论坛 ( 琼ICP备10001196号-2 )

GMT+8, 2022-12-5 08:26 , Processed in 0.06876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校园招聘信息

© 2001-2020 西安理工大学论坛校园招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